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新闻中心 > 市民爆料 > 内容阅读

对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答辩状的质疑

文章来源:红网百姓呼声 作者:依法说是  时间:2018年06月12日 16:19:59  编辑:胡月

  徇私枉法--原澧县规划局还有公信力可言吗?(之一)

  ——对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答辩状》的质疑

  2016年7月10日原澧县规划局(2015年8月31日澧县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动员大会明确将县规划局的职责划入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再保留县规划局。后来原规划局相对独立,但不具备法人资格,所以称原澧县规划局)以澧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和代理律师的名义向二审法院即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行政《答辩状》。因二审法院未开庭审理,剥夺了当事人对《答辩状》质疑反驳的权利。因《答辩状》涉及的是通行权的纠纷,与原澧县规划局的行政行为有因果关系。为还原真相,寻求公正,现就《答辩状》认定的事实提出如下质疑意见。望原澧县规划局予以实事求是的答复,以正视听。

  1、《答辩状》承认了单身宿舍先建后批的违法事实,但至死不瑜

  《答辩状》在“事实部分”直截了当的答辩:“本案诉争具体行政行为为2011年6月答辩人颁发给XXX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430723201000005建设规划许可证(以下简称05号证),批准的工程项目为《XXXX住宅小区单身宿舍》(以下简称单身宿舍),工程于2010年11月12日竣工完成,现已经全部售出。”上述答辩确立两个事实:一是单身宿舍于2010年11月12日竣工,二是为单身宿舍颁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2011年6月(9日),此证比单身宿舍竣工日期滞后近7个月,比单身宿舍开工建设日期滞后达16个月。由此可见,单身宿舍是典型的违反法律规定,先建后批,至今没有自纠的打算。原澧县规划局如此枉法许可,还有什么信誉可言?当事人就原澧县规划局徇私枉法行为多次举报,有关部门却置之不理,不闻不问,令人费解。

  2、《答辩状》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涉嫌侵害当事人名誉权

  《答辩状》在“观点部分”答辩:“被答辩人房屋是一栋临街自建建筑,坐北向南,从外在来看,住宅该建筑内的人从内通行至外没有任何阻碍,门向北开想去哪去哪。但该房屋内为了实现商业价值进行了改造,隔断了一楼与楼上之间的通道,改出口向南,楼上住户只能从南出入,即走屋后从1.2米的通道出入,这是屋主自身限制出行结果。”上述答辩虽然比较绕口,但反映了两方面的意思,一是认定被答辩人(当事人)房屋(三户联建)的门原来是向北开的,……;二是认定被答辩人(还有其他两户)为了实现商业价值进行了改造,将向北的出口改为向南,……是自身造成的出行不便。对上述答辩,当事人认为原澧县规划局不择手段,无中生有,歪曲历史,捏造事实,不仅误导了法院,也严重侵害了当事人的名誉权。

  3、《答辩状》否认事实,颠覆了“相邻关系”的法律概念

  《答辩状》在“观点部分”得出结论:“通道非唯一,现状已造成,权利已公示,依法不相邻。”《答辩状》所说的通道是指的1.2米通道,该通道属袋型通道,是因原澧县规划局的行政许可形成的唯一通道,“非唯一”结论不仅概念错误,而且与事实不符,把唯一说成非唯一;“现状已造成”与原澧县规划局的行政许可有因果关系;“依法不相邻”是适用法律错误。《答辩状》在“事实部分”还认定当事人房屋和单身宿舍“两建筑物间分隔有一个1.2米的通道及2栋单独建筑。”虽然当事人房屋与单身宿舍相距17.33米,但具有法定的相邻关系。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为讨论《物权法》提供的名词解释,相邻关系:指两个以上相互毗邻的不动产所有人或使用人,因通行、采光、通风等必需,依照法律规定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这里的两个以上,按照有关规定,在80米(超过80米加设人行通道)范围内由袋型通道出入的房屋所有人或使用人都属于相邻关系。只要略有常识的人都应当认为当事人房屋与单身宿舍“依法相邻”,具有法定的相邻关系。所以原澧县规划局的法律水平如此低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4、《答辩状》排除了国家技术规范在实施行政许可行为中的法律效力

  《答辩状》在“观点部分”还答辩道:1.2米的“宅间距离符合国家技术规范要求,因此对1.2米通道的法律评价也就是符合规范。”这里感到欣慰的是原澧县规划局讲到了“国家技术规范”的字眼,只是有选择性的适用。有关法律规定,在城乡规划中必须遵守国家技术规范。但原澧县规划局在实施单身宿舍许可时完全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排除了国家技术规范在行政许可中的法律效力。《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原建设部规章)住宅部分关于住宅侧面间距有明确要求,应符合下列规定:“条式住宅,多层之间不宜小于6米;高层与各种层数住宅之间不宜小于13米。”当事人房屋与其他临街建筑属于条式住宅,按照此规定,1.2米通道两边建筑物的宅间距离不宜小于6米,而1.2米是远远不够的。该规范还规定“居住区内宅间小路(住宅建筑之间连接各住宅入口的道路)路面宽度不宜小于2.5米”、“居住区内道路边缘至建筑物、构筑物的最小距离为1.5米,”宅间小路一般在5.5米左右(如果按照组团路的标准,路面宽为3-5米,包括路肩应为6-8米)。该规范条文说明:“宅间小路为进出住宅的最末一级道路,这一级道路平时主要供居民出入,基本是自行车及人行交通,并要满足清运垃圾、救护和搬运家具等需要,……宽度在2~2.5m之间。所以,宅间小路路面宽度一般为2.5~3m,最低极限宽度为2m,……另外路面两边至少还要各留出宽度不小于1m的路肩。”按照上述规定,宅间小路要到达最低极限宽度2米加两边各1米路肩共4米的要求。原澧县规划局的行政许可致使单身宿舍与周边居民(包括当事人)通行的必经道路宽度仅留1.2米,比最低极限宽度少2.8米,完全排除了国家技术规范在实施行政许可行为中的法律效力。对这样通俗易懂的技术规范都不能理解、执行,当事人有什么理由相信原澧县规划局依法行政的意识和水平?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

  以上质疑望原澧县规划局给予实事求是的答复。